《胚胎奇谭》|山白朝子(乙一)

   

《胚胎奇谭》是乙一在怪谈杂志《幽》上连载的九个短篇的合集,书名以第一个故事的名字命名。封面上的作者名山白朝子,是乙一笔名中的一个(话说乙一也是个笔名,他还有一个笔名叫中田永一。。。粉了这个作家多年的酋长表示我也不知道为啥(눈_눈) )

 (就是这个boy,他的本名是安达宽高)

《胚胎奇谭》的装帧十分考究,封面将九个故事中出现的一些线索抽象杂糅在一起。插画出自山本タカト之手(这位大神的画风酋长可以说是相当喜欢了),书腰内页上还特意标明了“因中文书和日文书的装帧习惯不同,插画做了镜像处理”的字样。


 大体上。。。

一个叫做和泉蜡庵的作家,找上了因为好赌所以总是囊中羞涩的耳彦做自己的仆从,一同前往各种不确定的温泉地搜集著书素材,本应简单的事情却总是因为和泉蜡庵的“迷路癖”变得十分复杂,这些复杂的事情中,有的古怪,有的惊悚,有的则令人伤感。。。

  具体点(涉及剧透哦) ·《胚胎奇谭》

二人因为迷路到了一处本应无路的小町,耳彦在河中捡到了一枚胚胎,与其朝夕相处的时光,让一直孑然一身的耳彦第一次感受到了家人般的温情。耳彦既温柔地对待小小的胚胎,却也在利用其展览赚钱还赌债,最后为了不使胚胎走向灭亡,他做出了什么样的抉择呢。。。

·《青金石幻想》

一位名叫阿轮的女子加入了两人的一次旅程,不出意外的迷路到了一个村子,阿轮用父亲留给他的最后一粒药救了一个位婆婆的孙子,作为报答老婆婆送给阿轮一粒青金石,只要不离身便可带着过往的记忆不断重生,但一旦自杀便会堕入地狱,在轮回了多次体验了不同的人生后,她发现母亲难产而死这一现实却是怎么也扭转不了的,于是她。。。

·《迷雾诡谭》

二人又一度迷路,所住的村子非常厌恶外人,他们落脚的旅馆的温泉在夜晚时会让人见到逝去的亲友,对现实无望的耳彦在与儿时即夭折的青梅竹马汤香交谈后,放弃了去彼世的想法。之后蜡庵与耳彦从他人口中得知,当夜他们所住的村庄,早已因山体滑坡而全部掩埋。。。

·《〆以此封缄》

二人在旅途中被一只白色的鸡缠上,不得不带着它上路,耳彦一路照料,并给其取名为小豆,二人因迷路寄宿一渔村时,染上了风寒,村落的饭食与所见的一切,都能看出人脸的样子,蜡庵不以为然,但耳彦耿耿于怀不肯进食,营养不良所以病迟迟不肯痊愈,过于饥饿的耳彦是否会向身边的“食物”伸出双手。。。

·《不可能存在的桥》

二人在旅途中见到了一座明明应该已经消失的刎桥,投宿于旅舍时,一位老婆婆深夜重金求耳彦带她去那座刎桥,想要向多年前死去的儿子乞求原谅。母子相见后,死者对于生者的嫉妒超越了亲情,小孩子与 其他死者一起,欲将老妇拖入彼世。。。

·《无颜岭》

在二人落脚的村落里,耳彦被指出与村中早已死去的丧吉长的一模一样,耳彦在丧吉家中与其妻儿度过几天后决定留下来,但丧吉的妻子却表示自己其实明白,即使两人长相和行为方式一模一样,耳彦也并不是丧吉,随后,耳彦还是选择了与和泉蜡庵一同上路。。。

·《地狱》

两人在旅途中遭遇山贼一家,耳彦被抓,与一对夫妻一起被关在一个深坑中,几日后,妻子被以“放走”的名义拉上去,实际上她的肉被烹食,丈夫却能毫不犹豫地吃下了妻子的肉,只为保存体力与山贼抗争,在被拉上去的丈夫与山贼斗争的时候,耳彦趁机逃出,挟持了山贼家的女儿,将山贼一家赶入了深坑之中,用最后的力气向附近的村人求助。事后他得知,山贼一家在深坑中,自相残杀,互相吃彼此而存货,然而村人是如何对待最后的幸存者的呢。。。

·《千万不可拾起梳子》

耳彦由于遇到山贼的原因在家疗养,和泉蜡庵雇了一个爱好怪谈成痴的年轻人一起上路,年轻人利用逝去的母亲的头发,在路途中编造着“怪事”,最后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成全了一则怪谈。。。

·《“好,我们走吧”少年说》

一位佃户家姑娘嫁入地主家,受到夫家百般刁难,在仓库中遇到的教她认字读书的少年是她唯一得到温柔对待的来源,后来东窗事发不久,少年带她离开了那里,她在别处相夫教子,获得了新的人生。一日她在书摊遇见了耳彦,交谈中她觉得曾经迷路成性的少年与耳彦口中所说的迷路癖蜡庵似乎就是同一个人,就在她马上就能见到蜡庵确定答案时,蜡庵却。。。

  酋长说

乙一的书我读过很多,他总是很擅长“欺骗读者”,这一点在他的《GOTH断掌事件》里面体现的最为明显(深深折服于这一能力的酋长被人说是抖M╮(╯3╰)╭),所以即使我在上文中写了每个故事的梗概,也不能传达出这本书的氛围感,比如《地狱》中三人被困于深坑时绝望气息的描写,或是最后一篇中交代的蜡庵迷路癖的来由等等,读过原著才能感受的到哦~(=´∀`)

(说句题外话,《“好,我们走吧”少年说》总是让我联想到《怪化猫》里的那个故事,所以看的时候总是提心吊胆的。)

书中的两个主人公也是很怪的角色,不仅“天赋异禀”的和泉蜡庵很怪,对迷路带来的一切麻烦能够心大到习以为常的耳彦,也不能不说是个很怪的人。

《胚胎奇谭》的整体感觉与我预想中那种百物语式的怪谈很不相同,它更多的大概还是借怪谈来对人性与人心进行描绘吧。

 那么,下周见~( ̄^ ̄)ゞ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